樱桃视频看片app视频在线观看

() 林淼和木无双都朝来人看去,那人木无双自然认得——正是除夕中午和曹麟一起大闹酒馆的韩辞霜。木无双看了看韩辞霜和他身后那名一言不发的中年男子,只能赔了个笑脸说道:“原来是韩公子大驾光临,在下失敬,敢问这位是……”

中年男子淡淡说道:“在下厉松,阁下就是九剑阁花无常了吧?闻名不如见面啊。”“厉松!”木无双和林淼都不由得打量了一下这个威严刚毅的男子:烈日飞虹厉松,兵器谱排名第三十一位的大高手!据说他练剑之时,能把一桶清水部搅到半空,然后剑舞之处滴水不落,形成一道淡淡的彩虹,所以江湖人称烈日飞虹。

韩辞霜冷笑一声,退到厉松身后小声说道:“舅舅,没想到在这遇到仇家了呢。”厉松打量了一下木无双,开口说道:“听说阁下和鄙人的外甥有些过节,在下身为长辈,自然希望两家能化干戈为玉帛。”木无双强挤出一张笑脸说道:“过节谈不上,就是有点小小的误会而已……”

厉松有些不屑地看了看上身**的木无双,轻笑一声摇摇头:“这两天传言花无常输了比武,就偷偷掳走了龙司坤的宝贝女儿。只是张修文李田牧那帮庸才在凌州城四处乱找,却不知道你躲在这里和龙小姐风流快活!”木无双脸色一沉压低眉头说道:“厉前辈,不要凭空污人清白!”

厉松冷笑几声,林淼忽然开口说道:“木头呐,跟这家伙矫情什么?这个姓韩的不也是来找龙小姐的么!”木无双略带紧张地看了林淼一眼,只见林淼完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,抠了抠鼻孔接着说道:“算你来得及时,这家伙和龙小姐还没睡过。当然他俩大婚之时,我会给你们留个好位置的。”

韩辞霜听林淼这么说,先是一怒,然后又是一喜说道:“原来龙小姐还被这小子玷污身子呀?”林淼呸了一声说道:“龙小姐饱读诗书,自然要凤冠霞帔明媒正娶,哪会如此作践自己。”木无双明白林淼是在维护龙御兵的清誉,不由得接口说道:“耗子说得不错,我木无双也不是见色忘义的无耻之辈。”

厉松略显嘲讽地点点头说道:“如此最好——只是你小子已经忘义了吧?龙小姐按辈分还是你的师叔,九剑阁岂能容你乱了伦理纲常!”林淼又呸出一口唾沫说道:“玉修罗按辈分也是张天师的师叔,不照样结为夫妻了?有本事找张天师和玉修罗说理去,跟我们九剑阁计较个什么劲!”

厉松看着林淼长笑一声,然后恶狠狠地说道:“哪来的小痞子?敢这么对我说话!”林淼也绷着脸模仿厉松的口气说道:“哪来的老流氓?敢这么对本大爷叫嚷!”韩辞霜脸上一阴,伸手扣住林淼的肩膀说道:“这没你事儿,给我滚开!”

林淼满脸无所谓地朝木无双说道:“木头,这孙子好像凶我啊!”林淼说韩辞霜“孙子”,厉松和韩辞霜自然脸色一变。木无双深知厉松武功在自己之上,至于有没有林淼高就不好说了。林淼一再激怒他俩,多半是想会会这个烈日飞虹。

木无双给林淼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你斗得过厉松么?林淼也给木无双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不用担心,没问题的。这时韩辞霜五指突然发力,林淼的肩膀瞬间凹进寸许。林淼斜了一眼韩辞霜的右手干笑两声:“早晨没吃饭啊?用点力!”

韩辞霜脸色一红,顿时用上了十二分力道。林淼依旧笑嘻嘻地说道:“用力,用力!”韩辞霜觉得林淼的肩膀就像棉花包一样,他自己的手指关节都已经发酸了,但是林淼肩膀还是丝毫没变。厉松挥手拨开韩辞霜的胳膊,也收起笑脸盯着林淼说道:“小小年纪居然有这般内力?我还真是小看你了!”

此时韩辞霜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,已经暂时弯曲不了了。林淼鼻子哼出一口气说道:“我有什么内力?九剑阁花无常教给我几招防身的拳脚而已。”厉松自然知道林淼在信口开河,当即打起精神说道:“看来今天不给你点厉害瞧瞧,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!”

清纯素颜美女白皙娇嫩香汗淋漓

林淼翻了厉松一眼,懒洋洋地回应道:“那你就说说,天多高地多厚呗?哪怕大概尺寸也行。”厉松眼里凶光一闪喝道:“小子,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!”林淼掏了掏耳朵,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:“废我可以,咱们外面去,别打扰我家小师叔的清净!”

韩辞霜瞪着林淼冷声喝道:“你不要自讨没趣!”林淼躲到木无双身后捏着嗓子说道:“哎呦,嗓门不小啊,就是手上没劲!”韩辞霜的脸已经黑得像锅底一样了。木无双想了一下,觉得把龙御兵和苏小鱼留在客栈有些不妥,但是他又想看林淼和厉松比武。

待木无双正左右为难的时候,林淼竖起拇指指了指身后说道:“我老大和龙小姐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,这样,咱们到客房后面的马厩比划比划!”说完林淼一矮身朝楼梯走去。木无双知道龙御兵房间的窗外就是马厩,当下看了看韩辞霜和厉松。

厉松一言不发地按住腰间的长剑跟着林淼下了楼梯。韩辞霜略带嘲讽地对木无双说道:“你的跟班马上就要见阎王了,你还有心情陪姑娘!”木无双冷笑一声回敬道:“韩公子,话不要说得太绝对!”韩辞霜恶狠狠地瞪了木无双一眼:“城东有家棺材店,你还是赶紧去订付寿材吧!”说完韩辞霜也愤然朝楼下走去。

木无双知道林淼的武功很高,但是他究竟是不是厉松的对手还是个未知。想到这,木无双抓起句落剑,来到龙御兵房间的窗户前,见林淼和厉松正面对面站在马厩旁边。厉松冲林淼傲然说道:“我让你五招,来吧小子!”林淼转了一圈脖子说道:“真的?”

厉松低声说道:“烈日飞虹说的话,岂能儿戏!”林淼哦了一声,然后跑了两步一拳打向厉松的胳膊,厉松只是随意一侧身子,林淼的拳头却不知怎么就打到了厉松的胳膊上。厉松不由得吃了一惊,但是林淼的劲力并不大。厉松立刻躲到一边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淼,林淼慢慢伸出和女孩子一样秀气的四根手指比了比:“前辈,还有四下。”

厉松站直身子慢慢点了点头。木无双站在窗口看着林淼,也下意识皱了皱眉头——饶是他目力惊人,竟然也没看出林淼是怎么打到厉松的。林淼站好位置,慢慢抬起右手。厉松此时也不敢过分托大,但是既然答应让林淼五招,他也不好言而无信。

倒是林淼看了一会儿厉松,长笑一声说道:“我叫你一声厉前辈,那四招就算了,前辈请出手吧。”厉松眉头一皱说道:“哼,我厉松说出去的话,岂有收回来的道理!”厉松话音刚落,林淼已经收起笑脸,身上慢慢散发出惊人的气势。木无双急忙站直了身子,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淼。

林淼认真起来的话,和平时完就是两个人。韩辞霜和厉松也一脸错愕地看着林淼——力由心生,林淼虽然身材瘦小,又生得女形女貌,但是此时厉松竟然紧张得汗水都流下来了。林淼明如寒星般的眼睛直直盯着厉松,然后双手抱拳说道:“前辈领教了!”

说罢林淼一下闪到厉松面前,伸手去扣厉松的左臂。厉松急忙挥手一挡,但林淼只是动作一滞,右手依旧朝厉松的左臂抓去。厉松不由得大骇,急忙往后跨出一步,但是林淼似乎早有预料,直接左脚一抬直踢厉松的丹田穴。厉松只能堪堪用双手挡住林淼的脚尖。

一挡之下,厉松几乎被林淼踢得离开地面。厉松急忙运起千斤坠的功夫才没被林淼用脚尖挑到半空。林淼见厉松下盘不稳,左手在他胸口一推,厉松顿时后退数步才站稳了身子。林淼舒出一口气说道:“前辈,难道还准备有所保留么?”

厉松一阵语塞,刚才他虽然有些轻敌,不过也已经用上了七成功力。反观林淼,不但出手快如闪电,而且内力深厚,出手之间更是进退有余显然也没出力——否则刚才林淼完可以重伤他。想到这厉松一咬牙,猛地拔出腰间的炙雨剑。

林淼知道厉松的剑法极高,也不由得提起十二分精神。厉松挺直身子抱住长剑,用最正式的江湖礼节说道:“能与阁下切磋实在三生有幸!在下虽然已过不惑之年,却从没见过武功这么高的年轻人!至于楼上那个花无常,不过浪得虚名罢了——所以厉某人斗胆,敢问少侠姓名称号?”

Tagged